<dl id='spm7h'></dl>
    <span id='spm7h'></span>

    <acronym id='spm7h'><em id='spm7h'></em><td id='spm7h'><div id='spm7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pm7h'><big id='spm7h'><big id='spm7h'></big><legend id='spm7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spm7h'><strong id='spm7h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spm7h'></i>
        <ins id='spm7h'></in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spm7h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spm7h'><div id='spm7h'><ins id='spm7h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spm7h'><strong id='spm7h'></strong><small id='spm7h'></small><button id='spm7h'></button><li id='spm7h'><noscript id='spm7h'><big id='spm7h'></big><dt id='spm7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pm7h'><table id='spm7h'><blockquote id='spm7h'><tbody id='spm7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pm7h'></u><kbd id='spm7h'><kbd id='spm7h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愛,是一種修行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乱对白精彩在线播放_国产乱了真实在线观看_国产乱伦在哪里可以看到

              當世人正在歡喜地準備著聖誕節時,男人也不例外,他瞞騙老板說傢裡有急事,卻連夜趕到另一座城市,隻為看小女人一眼,或者從心裡,他認為自己的出現時會給小女人帶來一陣驚喜,甚至想著當自己站在小女人面前時,或許她會直接奔跑入懷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有著小女人式的幻想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再次相見,他們沒有瞭往日的歡笑,男人面對這個小女人,手中提的禮物在顫顫發抖,臉被冷風襲的僵硬,那更是前所未有的緊張,因為遠遠的,他就讀懂瞭她臉上的冷淡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漠然地接過隻是簡單地問瞭一句:你怎麼到這裡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:給你送禮物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:哦,謝謝。那我回去上班瞭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著急,問:晚上一起吃飯吧,今天平安夜呢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:不行,晚上有事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問:那晚上還能不能見到你?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回答:看情況吧,七八點我再打電話給你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還想說點什麼,或者確定她說的是不是真的。可是小女人卻已經飄走瞭,隻剩下男人一聲嘆息,伴隨著一聲“等一下”的輕聲呼喚。小女人聽到,更是沒聽到,不然何故不回頭?

              心情像天氣比想像的要冷,男人沒有做好準備,隻有任憑寒氣侵襲心靈,仿佛聽到“咔咔的”結冰聲。他想,昨晚連夜趕到這樣,卻是這樣的開始,既然如此,或許要提前結束這段旅程吧。

              等待,是一種煎熬。舉目無親,再繁華的城市也是荒涼、殘破不堪;心裡空蕩,再熱鬧的人影也是陌生、冰冷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七點、八點、八點半,小女人的電話一直沒有接聽,男人再次確認,明天就結束這段旅程吧。然而,此望男人的電話想起,看著熟悉的名字在屏幕上閃爍,該怎樣形容男人是怎麼抓起電話的呢?像溺水的人在死亡前一刻抓住瞭一根微弱的稻草。

              幾乎是一路狂奔到小女人面前,男人是不忍她在風中等候過久,更是害怕小女人說的:五分鐘不到我就走瞭啊!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沒有瞭下午的冷漠,或許隻是男人認為下午她冷漠,而小女人自己並沒有。她先說沒吃飯呢,於是走到旁邊的小餐廳。男人趁她點菜時偷偷看著她的一舉一動,每每她想跟自己說話,男人總是裝著沒聽到,故意叉開話題。

              人是種很奇怪的動物,明明想見,此刻坐在身旁,卻還要偷偷地看;明明想說話,此刻她在開口,自己卻又要假裝聽不到;明明喜歡,此刻想牽手,卻隻是悄悄地將雙手放在胸前反復揉搓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就這樣默默地偷看著小女人用餐,偶爾也有氣無聲地應付兩句話。用完餐後來到KTV,這是他們第一次唱歌的地方,現在又重來,男人想,起點在這裡,也許終點也在這裡,這就是所謂的輪回吧。想到這,男人心情反而放開瞭許多,於是開篇點瞭一首:月亮代表誰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他沒有吟唱,隻是聽著,因為也在問,月亮代表誰的心,如果是代表我的,那麼這個近在咫尺的小女人,她懂嗎?既然不懂,那無論代表的心都是浮雲……

              男人又點瞭一首:說謊。是的,說謊!男人不笨,隻是一直任由小女人在面前放肆著她的聰明。你說手機沒電,男人接受;你說沒聽到電話響起,男人接受;你說工作很忙,男人接受;你說的什麼,這些各種大大小小的,都是善意的謊言,男人都會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到凌晨一點多,男人知道實在留不住她瞭,就默默地送她回傢,下車後,男人終於扯著小女人的手不舍得放開。他有好多好多話想要說,可又不知怎麼開口。隻是在路燈下有一句無一句地說著,看著昏燈下那張可愛而有嬌小的臉,心裡有說不出的愛憐,疼惜,他想告訴她,可是小女人總是一臉無辜地叉開話題。男人不得法,隻好忍著痛說:我隻是想,我們還是原來一樣吧,簡單地做朋友,你還是待我們從前一樣,有心事有話都跟我說,我有任何事都會跟你說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隻是淡淡地說:看情況!

              男人心裡一顫,他想起以前小女人的口頭禪:這個嘛……,男人總是笑她說:你呀,永遠給別人這種模棱兩可的回答,讓別人心裡像被抓一樣。如今“這個嘛……”換成瞭“看情況”,男人還能說什麼呢?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,你再讓我抱一次吧。說完也不管小女人同不同意,將她擁入懷裡,那一刻,男人心裡在叫喊:你聽,我的心裡此刻結著冰,你能幫我熔化嗎?

              不到一秒,小女人就掙紮著說:好瞭,好瞭,可以瞭。男人心裡在苦笑,隻好拽著她的小手,送到小女人的樓下,如何舍得放開?但想說的話都被她堵在胸口,除瞭此刻硬拽著小手,他想此刻即成永遠,男人又忍不住想擁住她,小女人一把甩開,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對著瞬間消失的背影喊到:明天找我玩好嗎?

              除瞭寒氣,什麼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前一刻,男人想成為永遠;這一刻,男人隻想快速地逃離。誰能明白他的腳步?千裡迢迢地來瞭,迎接他的除瞭一盆盆冷水反復反復的澆灌,還有什麼?

              昏暗的燈光,一個孤獨的身影,一顆低泣的心靈……

              又是一夜幾乎不曾合眼,清晨,男人以最快的速度購好車票,原定四天的行程,他想得是多麼的美好,此刻卻要一天半之內草草結束。又撥通她的電話,還是沒人聽,於是簡單地寫上信息:我趕去買車票,你能來送我嗎?

              毫無回音。

              簡單吃過午飯,男人一個人來到車站。天下的事就會有這麼巧,這次坐車的地方居然是昨天送禮物給小女人的地方,他想起小女人說的:我從來不戴圍巾的。男人心很痛,他很想說,你知道嗎?為瞭買這條圍巾,我走遍瞭整個城市廣場,反復挑選,那種細心從未有過,我不能想像你那嬌小的身軀如何抵擋這寒風,我想擁抱你,用我這不是很偉岸的胸膛為你遮風擋雨,你願意嗎?那隻好讓這條圍巾緊緊地將你圍繞,為你遮擋一點點風寒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男人能說嗎?

              再有半個小時,他就可以逃離瞭,可老天爺還是安排他來到這個地方。男人再次撥通小女人的電話,小女人困倦的聲音傳來:喂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有些哽咽,又裝著若無其事地說到:還沒起床啊?我馬上上車瞭哦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有些驚訝:啊?這麼快?

              男人這邊苦笑到:不然又能怎樣呢?你又不陪我玩,這個城市誰都不認識,除瞭你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:哦,我沒說不陪你玩啊,我很晚才睡的,現在才看到你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馬上說:那現在陪我玩不?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:你車票都買好瞭啊?

              男人:沒事,我問一下能不能換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:哦,好吧,能換我就陪你玩,不能……

              男人:肯定能換的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心裡更清楚,即使不能換,他根本也不會在乎,他想見她,什麼也不能阻擋,任何、什麼都不能……

              再次見到小女人的時候,男人緊張,緊張,這一天一夜的折磨,直到現在才看到一絲熱烈的曙光,男人輕輕地問到:還生昨晚的氣不?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:生什麼氣,人傢沒有生氣,呵呵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最喜歡她這銀鈴般的笑聲,它能沖掉世人的一切煩惱。男人的心裡不免又熱烈瞭幾分,他提議兩個人去逛中山路。這是他這次來之前就想好的行程,他想為小女人挑選衣服,因為冬天來瞭,小女人要回傢過年,傢裡很冷,不像這裡,他不能讓她凍著。

              坐在城市獨有公車上,男人總是希望這趟車是沒有終點站;或者像人們說的,下一站——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當來到中山路時,天空飄起瞭小雨,天更冷瞭。

              陪小女人逛街,是一種享受,男人恨不得把整條街都買下來送給她;可也是一種折磨,男人總是滿懷欣喜地給她推薦,這件怎麼樣?小女人再也沒有模棱兩可的回答,而是簡單又幹脆:不要。

              一件又一件,走遍瞭整個商城,小女人隻是簡單地試過兩件衣服,其它統統都是“不要”“不好”。街總是很短,轉眼一半就逛完瞭,他們來到一個休閑服店,男人一眼就相中瞭白色的羽絨服,高興問到:這件,這件,怎麼樣?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也覺得好,穿上後,男人看到試衣鏡前的小女人像一隻小天鵝,潔白如雪,美麗動人。那一刻,男人就認定就這件瞭。小女人是個心地很好的美麗女孩,她不要花男人的錢。於是拉著男人走出瞭店面,又接著向前。男人說,我們去買吊墜吧,送給我做生日禮物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:好啊,好啊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怎麼樣一個可人的小女人?不願男人為她買一件簡單的衣服,卻願意為男人購一個精致的吊墜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聽到這個回答,很想將她攬入懷中,緊緊抱著不放開,沒敢。隻好握緊她的小手,默默地穿行在這擁擠的人海。

              這次小女人格外的用心,不放過任何一傢商店,男人看得出,她雖然沒有什麼錢,但願意傾其所有為男人買一個心儀的吊墜。然而男人又如何會讓呢?總是一間一間地看,又匆匆地拉著她走開。

              把剩下的半條街走完後,男人說:我們回去把剛剛的衣服買過來,吊墜下次你在網上淘一個給我吧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也讀懂瞭男人的意思,說嗯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回到那個休閑店,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,來,你再試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:嗯?為什麼?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,任何東西,越是在最後做決定的時候,越要仔細,反復看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:哦。瞇起她那雙可愛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當再次試穿起剛剛的羽絨服時,一隻美麗的小天鵝又映在鏡子裡,小女人問:怎麼樣?

              男人笑著說:某人號稱一米五九,結果穿155CM的就可以瞭,這件165CM的好像大瞭點哦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臉突地紅瞭,像兩塊高原紅:哎呀,人傢本來就是159嘛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呵呵直笑:是是是,159,159好吧,那這件還是可以的,冬天裡面還要加衣服,就可以瞭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:這裡兩件就打折,再為我挑一件,我們就當是情侶裝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:好呀好呀,那我送給你,你挑吧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:嗯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你會發現一個奇怪而又正常的現象,男人總是對送給小女人的東西反復看,反復比較,但對自己的,男人隻是隨意瀏覽瞭一些款式,隨意地試瞭兩件,然後就說算瞭吧,沒什麼適合我的。小女人說,啊,那不行,那走吧,我的也不要瞭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的心再次被眼前的小女人打動,她還是為自己著想的。男人於是又挑瞭一件說,就這件吧。

              當走出商店時,小女人已經穿上瞭新衣服,在昏暗的天空下,小女人一身白的耀眼,臉上蕩漾著快樂,而男人心裡激蕩的幸福,對他來說,看到這張笑臉就是最大的享受,隻想給她快樂,然後看她享受這種快樂,男人就心滿意足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一直吵著要給男人買吃的,好在車上吃,兩人在沃爾瑪轉瞭一圈又一圈,男人為小女人挑瞭兩雙毛絨絨的拖鞋,說:一雙給你,一雙給你姐姐,這樣冬天在傢裡穿著就很暖和,很舒服的。

              說著,男人心裡在偷笑,他想到上次朋友到他傢做客說:你的拖鞋底中間都斷瞭,你也不換一雙,太摳的吧?男人說這有啥,反正在傢裡偶爾穿一下,鞋底斷瞭誰看得到?這叫天不知地知,你不知我知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很開心地點頭,她反復問男人要吃什麼,男人說車上要吃什麼,不用瞭。小女人說坐車會餓的。男人說不會的,晚上坐車就睡著瞭。小女人說不行,一定要。男人就不再爭,隻是笑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走到巧克力面前,男人說我買巧克力給你吃,這裡一樣挑兩個,好事逢雙。小女人瞇起小眼睛笑得很開心。小女人說我也挑給你,男人笑著說,好,我每樣都要,一樣一個。小女人格格直笑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還陪小女人挑選兩個碗,兩個調羹,精美得很,小女人說:呀,好可愛,將來我要一傢人都用這種餐具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笑著說:將來我們一來挑,好不?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:好啊好啊!

              美妙,幸福的美妙!這一切將來都能成現實,那該是多麼美啊?畫面在男人的腦海裡呈現。一張小桌,昏昏地燈光下,兩人用著精美、可愛的餐具,為對方夾上最可口的菜肴……

              買單的時候,男人隻讓小女人把那包巧克力和果凍買瞭,自己則推著半車的東西,收銀員很奇怪地問著他們兩:後面的不是一起的嗎?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:我們分開買單,呵呵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嬌羞著,男人傻笑著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歡樂總是很短暫的,所以人們稱它為快樂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來到車站,男人始終拉著小女人的雙手,總是不想放開,反復說叮嚀著:你要多吃東西,要長到80斤,要照顧好自己,要多穿衣服……。小女人也是反復地問:車上會冷怎麼辦?會餓怎麼辦?……

              突然小女人問:我到底有什麼好,值得你喜歡?

              男人笑瞭笑,將小女人的雙手呵在自己臉上,輕輕地說:我不知道你到底哪裡好,我也沒仔細去想,隻是戀上瞭,管你哪裡好哪壞,我隻想你分享我的給你帶來的快樂,我隻想看到你每天開開心心,看到你開心瞭,我就啥也不管瞭,就夠瞭,就很滿足瞭。至於你好還是壞,對我來說不重要,管你是殺人犯,還是怎麼壞,不管……

              對男人來說,寵她是一種天份,沒有道理!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沉默,兩個剔透的淚珠滾出眼眶,滑落在臉上,小女人馬上抹去右邊的那顆,男人趕緊為她擦拭左邊的那顆,溫柔地問到:怎麼瞭?我說錯瞭嗎?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哭著說:沒有,人傢沒你說的那麼好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心裡一熱,笑到:我有說你好嗎?哈哈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一愣,是呀,他沒說我好,但遠比說瞭我好來得更加溫暖,更加動人……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:你呀,真是個小女生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:什麼,人傢不是小女生,是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呵呵直笑:是是是,小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破涕為笑,說:嘿嘿,小女人就小女人,你呢?大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:我呀,老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:額,切……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緩緩地說:你要快快長大,快快長大,這樣,咱就可以娶你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:人傢按虛歲也二十瞭好吧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:好,但還是快點長大,明白不……,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知道男人說的意思,輕輕地點著頭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說:我不想走瞭,我今天不走瞭,留下來再陪你玩好吧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說,不要,我明天要上班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沒說什麼,他心裡跟明鏡一樣的清楚。男人在小女人的臉頰上輕輕地吻下,說:你也親我一下吧。側過臉龐,小女人說不要,然後又輕輕地親瞭一下男人的臉龐說,好瞭,可以瞭。男人隻是嘿嘿傻笑。

              離別的汽車準時地進入,看著魚貫登車的人們,男人從背後緊緊地擁著小女人,頭依偎在她的脖子上,看到送她的紫水晶在那裡閃閃的,有淚水從男人的眼睛流出,他悄悄地在女人衣服上擦掉,他隻想抱著她,就這樣一直抱著……

              男人不放心,想送小女人上的士車再回來登車,小女人不讓,於是男要站在那裡,看小女人的身影遠去,心裡念著:回頭,回頭看我一眼,我知道你如果愛我,就會!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走瞭幾步,悠悠地回頭看瞭一下,男人呆呆在站在那,一直看著小女人走出車站,消失在拐角,男人也沉重地踏上回程的汽車。

              快樂來得如此之短,一會就沒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一上車,男人就趕緊撥通小女人的電話,她銀鈴的聲音再次傳來,男人很激動,剛剛的一個拐彎,像是隔瞭千年,然而千年後這聲音告訴他,不怕,幸福還在,未曾離開!

              這一夜,男人睡得很沉,當他一覺醒來是,已是另一天的早晨,也是一另一個城市的早晨。男人一直沒有給小女人匯報已到達,他想這時她肯定在睡懶覺,不要驚醒她。男人知道昨天小女人說今天要上班是撒的一個小謊,知道她是故意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當男人坐在傢裡的電腦桌前打著瞌睡時,小女人打來電話問到:你不是說,到瞭會給我打電話嗎?

              男人心裡偷笑,要的就是讓你擔心一下,也讓我知道我還是在你那有點份量的,再說誰讓你昨天騙我呢?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後來發信息:卜再對你說謊瞭!

              小女人沉默瞭一下,有點哭腔的聲音說:我想你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還要什麼?男人問自己,還要什麼?這千裡的往返奔忙,為的不就是這四個字嗎?男人的心裡此刻是如何的激動……

              他突然想起凌晨六點站冷風中的站臺等車,站臺上懸掛著《非誠勿擾2》的海報,寫著:愛,是一種修行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想:

              如果愛是一種修行,我願來生朝聖百座廟,隻求化作路邊的一個石凳,有天她路過時,在我身上坐下歇一歇腳;

              如果愛是一種修行,我願三生跪拜千尊佛,隻求化作石凳旁邊的小樹,有天她歇腳時,在我身影裡躲一躲悶熱;

              如果愛是一種修行,我原四世讀破萬卷經,隻求化作小樹的一片落葉,有天她悶熱時,讓我在她眼前輕輕搖曳;

              愛,就是一種修行!今世今生,你願和我一起將修行進行到底嗎?